株洲網

首頁 > 其它頻道 > 文化 > 正文

西安佛協原法律顧問解析興教寺拆遷三大原因

本文作者趙義斌教授是陜西省資深律師,法學專家,興教寺前住持釋常明法師任西安市佛教協會會長期間,趙義斌教授曾擔任西安市佛教協會和大慈恩寺法律顧問多年,在興教寺的維權事宜上,曾和寬池法師走訪過中國佛教協會、最高法院等部門,力求解決宗教維權問題。趙義斌教授撰寫的這篇文章曾經以《申遺何以毀千年古寺》為題在博客上發表過:

原西安市佛教協會會長、興教寺方丈常明法師和趙義斌(圖片來源:趙義斌教授)

原西安市佛教協會會長常明法師(右三)、興教寺住持寬池法師(右四)、網極寺住持常瑞法師(左一)、趙義斌(左二)等合影(圖片來源:趙義斌教授)

陪同寬池法師看望在中國佛學院就讀的年輕法師(圖片來源:趙義斌教授)

興教寺前住持釋常明法師任西安市佛教協會會長期間,我曾擔任西安佛協和大慈恩寺的法律顧問多年,對佛協所屬的各個寺院有所了解,依法維護了佛教寺院的合法權益。特別是為興教寺的維權事宜,曾和寬池法師去北京中國佛協、最高法院等部門,力求解決宗教維權問題。最近,因申遺而要拆除該寺院建筑,引發社會及佛教界的強烈關注,中國佛協態度明確,堅決反對興教寺面臨“強拆”的侵權行為!指出其宗教活動場所的屬性除國務院同意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變更!申遺不能將唐代古寺遷建,而只保留慈恩三塔,自古以來塔、寺、僧一體都不可分離,如果拆除興教寺院、攆走僧眾,等于毀了唐代古寺的歷史文化遺產,其申遺就是毀遺。

西安興教寺始建于唐代,是國務院確立的第一批漢族地區全國重點寺院,也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興教寺中有玄裝三藏法師塔院,玄奘弟子窺基,圓測塔并列左右,稱慈恩三塔,是國內外佛教徒瞻仰朝禮有重大影響的古剎,在國際佛教界享有盛譽。這樣一座舉世聞名的寺院面臨“強拆”,引發了社會各界乃至海內外有關人士的強烈關注。這次“申遺”之所以不惜毀掉千年古寺,究其原因有如下三點:

其一、申遺的動機不純、急功近利,以毀古寺為代價

申遺,是指世界上國家和地區以某地區的特殊歷史遺產價值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遺產委員會申請加入世界文化遺產的行為。是為了對文化遺產的更好保護和發揮文化遺產的重要價值,并供世界觀瞻。但是申遺必須依法、按序辦事,不能為了申遺而無視國家法律法規、無視被申遺單位的意見和社會民眾的呼聲,更不能受經濟利益驅動,以贏利為目的。據長安區招商局發布的信息稱:這次“興教寺拆遷牽出2.3億項目”。政府擬劃撥10畝土地并負責施工異地重建寺廟(已失去千年古寺的真實性和完整性),給興教寺作為下院,拆遷經費由長安區負責;這次申遺后,要建設一個融旅游、文化、商貿、園林、觀光、休閑度假、宗教體驗為一體的文化旅游綜合體?!椖磕隊I業收入4500萬元;項目年盈利可達3000萬元,6年內可收回投資。顯然其申遺動機、目的是以經濟利益為宗旨,不惜以毀千年古寺為代價,實際就是毀掉了千年古文化遺產。

其二、申遺嚴重違法、侵犯佛教合法權益

宗教活動場所是受國家法律保護的。國務院﹝1983﹞60號文件稱:“確定和開發一批漢族地區佛道教全國重點寺觀,作為宗教活動場所,是落實黨的宗教策的一項重要措施”?!懊麊嗡袨槲奈锉Wo單位的寺觀包括所屬碑、塔、墓以及附屬園林等(一般以文革前的范圍為限),應在政府宗教事務部門領導下,由佛道教組織和僧道管理、使用?!保ā缎聲r期宗教工作文獻選編》第85頁)西安興教寺正是1983年4月9日國務院批準公布的漢族地區全國重點寺院,其宗教活動場所的屬性除國務院同意外,任何單位和個人無權變更。

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的開放寺院已批準作為宗教活動場所開放的,其領導管理體制仍然是“在政府宗教事務部門領導下,堅決執行僧道管廟,以廟養廟”的管理體制,不能也不應做任何改變。多年來,有人誤認為:寺院一旦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就應由文物部門管理,納入文物部門管理體制。這是不符合宗教政策的。趙樸初會長在《關于寺觀的屬性、職能、和歸屬問題》一文中指出:寺觀歷來是由僧道主持和管理的,是由佛、道教信徒從事宗教活動的場所,這既是寺觀的基本屬性,也是它的基本職能,任何分割、肢解和歪曲這一基本事實的做法都是不對的。寺觀作為文物保護單位,是說明它的歷史文物價值,而不能因此改變它的基本屬性和職能。所以,文物保護單位是一回事,文物部門所屬或管理的單位則是另一回事,決不可把兩者混淆乃至等同起來。以上說明文物管理部門的領導,不應超越權限,不能為了“申遺”,而將文物保護單位的寺院,任意分割、肢解,甚至于以申遺之名,不惜拆除寺院建筑、遷建享有盛譽的千年古寺、攆走僧眾,其毀掉古寺的行為嚴重違反了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規,侵犯了佛教的合法權益。

其三、沒有一個真正掌握宗教政策、熟悉宗教情況的領導

負責申遺的主管領導缺乏宗教政策觀念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在宗教活動場所與風景名勝區的管理機構關系問題上,國家早有明文規定,中共中央辦公廳(1985)59號文件特別告誡:“這種統一管理不應直接干預各部門的業務工作,去管那些不必要也不應管的事情;特別不要以統一管理為由,去侵犯寺觀和僧道人員的合法權益?!睘榇?,文件要求:“在佛道教組織和重點寺觀集中的地方,有關地方的黨政領導機關應有一位真正懂得黨的宗教政策、熟悉宗教情況的主要負責同志,主管黨對宗教方面的工作;對于同宗教界直接有關的事項,更要充分聽取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的意見,慎重決定,精心指導,避免失誤?!保ā缎聲r期宗教工作文獻選編》第142—143頁)據此,本次申遺的主管領導缺乏宗教政策觀念,不熟悉宗教情況,無視佛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的意見,特別是不顧和不尊重興教寺僧團的意見,擅自決定拆遷寺院、攆走僧眾,造成“申遺”與“毀寺”的軒然大波,主管文物、宗工作教部門是要負領導責任的。希望主管文物、宗教的領導,多讀法學法,真正懂得宗教政策和法律,以便更好地為黨的宗教工作服務。

西安市佛教協會原法律師顧問

陜西警官職業學院教授

陜西締伍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

二〇一三年四月十九日趙義斌于西安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關鍵詞: 興教寺
河内5分彩网站